WonderCSS

读东野圭吾的《变身》

初读变身以为是《痞子英雄》中的陈在天那样,身份与面貌都换了另一个人。但《变身》中的主人公阿纯不是这样,他是在一家房产中介,遇到抢劫。因为潜意识的见义勇为被抢劫犯一枪击中脑部,昏迷后再醒过来后发现自己的脑子被换过,而随后的变化让他诧异,性格喜好全部不是自己以习惯的样子,包括他热爱着的恋人阿惠。这是东野圭吾的“变身”。如果不叫变身该叫什么好呢?总不会叫变性吧,哈。书中阿惠说过:如果这里(脑子)换了,你还是你么?主人公阿纯就在此语中挣扎。

Higashino-Keigo-Transfiguration

爱情的逐渐消失,是消失而不是消退。不是主观的,是客观的。这种感觉从来没见过,他不是因为身份的改变而无法去再爱她。亦不是相处时间长了,爱情逐渐从交往中流逝。阿纯是在经历一个简单而残酷的体验,正处于热恋中因为这次换脑让他的爱情硬生生从阿惠身上移开,而以东野的残酷习惯,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。书读到近一半,且做个猜测。

书的封面介绍说,最凄凉的爱情、最心碎的杀戮。如果阿纯要杀他的败家子邻居的话,太过于合乎情理。阿纯发现他的脑袋并非移植与教授跟他说的捐献者后,我的第一反应是既然不是原捐献者,那么以他的性格变化,或许阿纯的脑里正在活动的脑子就是那个开枪击杀自己的劫犯的。理由是劫犯自杀了,以及医学界的万分之一的机会。

如此,如果真有杀戮,或许他会选择劫犯无情的父亲,还有半本书的理由足可以交代。如真杀掉那个败家子亦是明线,最后的反转该是哪呢?他会杀掉曾经爱过的阿惠么、还是不自觉喜欢的小橘。这个可能性很小,但若真这样发生了亦不奇怪。东野这家伙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。

暂记,续读。

2009-12-21

昨天一鼓作气的读完了《变身》,意料之中,又被东野圭吾在我的心里某个不知名的角落,窝心地捅了一刀。主人公阿纯杀掉了橘直子,在想要扼死阿惠的时候真正的阿纯觉醒,回光返照,在灵魂完全被占据的最后了结了自己。

东野总是让读者有着残忍的体验,对爱的残忍,对恨的极致,说不出的滋味。这正是日本文化,只有稳得住心的人才会仔细感受那些情感的微妙的。可惜我所在的社会整体呈现出一股骚动,人与人间总有一股难以逾越的墙,总在怕什么。在浮躁的气氛中过活,加速、加快,满足于速度的快感,却忽略高潮的质量,甚至在过程中丢掉了目标。麻木的人需要东野这样的残忍,至少我有时需要。昨晚看完书后心里很空虚,总想做些什么去填补,面对着热衷的网游无动于衷,多好的反常。

看过书后我喜欢里面的阿惠,还有亮子、小橘,他们都没恶魔计划牵连了,为她们惋惜。而真正的恶魔并非是阿纯右脑中的劫犯意识。是教授口中的“那些人”,那些人是人类的自私、贪婪。科学的强大让人们忘记了自己的灵魂,忘记了人类有上千年的时间里不需要科学亦一样走了过来。正因为他们执迷于科学、忘记了灵魂才会出现阿纯的悲剧。

在阿纯用自己的意识去画阿惠的裸体的时候,那个感觉我想到梵高,而阿纯最后也开枪自杀了。在精神崩溃的边缘,涌动出最极致的爱。难言的心苦。

2009-12-22

By 于湛 发布于 2013.04.20 1,232 次浏览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